[English]
联系我们

地址:中国南京江宁区利源南路8号

电话:+86-25-52782800

传真:+86-25-52782846

行业资讯
生物农药何时摆脱叫好不叫座的尴尬


  “我国多年来一直重视生物农药,但研究的多,产业化的少,能在市场上持续稳定发展的生物农药更是少。建议国家能切实扶持市场前景好的生物农药龙头企业,将生物农药由研究型转化为产业型和市场型,使生物农药发展壮大。”6月26日,刚从西安参加学术会议回到武汉的张忠信对科技日报记者说。
  张忠信是中国科学院武汉病毒研究所的研究员,年过花甲的他从事生物农药研究数十载,他率领的科研团队从上世纪完成我国第一个昆虫病毒农药登记,到2005年完成甘蓝夜蛾核型多角体病毒特性和应用研究,从学术成果来说可谓“功德圆满”,但他的忧虑之情依然溢于言表。
  生物农药又称天然农药,是指利用生物活体针对农业有害生物进行杀灭或抑制的制剂。6月18日,在江西省宜春市经开区的一家生物科技公司,记者见到这种生物农药。其生产过程更像是一次昆虫饲养的生命之旅。在充满类似豆饼芳香的车间里,孵化室、幼虫室、成虫产卵室一个挨一个。以甘蓝夜蛾核型多角体病毒为例,数以千万计的甘蓝夜蛾感染上这种病毒后,经过一定的饲养周期,再按照相关工序将其制成生物农药制剂。该制剂具有全球独特的广谱昆虫病毒,可防治32种害虫,对我国11种重要农林害虫具有高杀虫活性。
  张忠信介绍,生物农药一般是害虫的天然病原体,具有严格的种属专一性,只侵染低等节肢动物的害虫,对人畜等高等动物无害。昆虫杆状病毒由双联DNA和蛋白质组成,在害虫体内,它是“活体”,可感染害虫杀灭害虫,在害虫体外,它就是一个“死”蛋白质和核酸化合物,可被阳光分解成短肽、氨基酸等物质。病毒杀虫剂中也含有一些微量昆虫源短肽、氨基酸和一些其他物质,田间使用后具有类似植硫肽的作用,可以促进植物生长,增加产量和产值。
  江西新龙生物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长胡秀筠说,10年前的一次偶然机遇,她的企业从传统的化学农药转型为生物农药,在与张忠信、中科院院士邓子新等一批专家的精诚合作下,目前已发展成为国内最具规模的昆虫病毒生产基地,是国内屈指可数的生物农药科技创新型龙头企业,现已登记200亿PIB/克甘蓝夜蛾核型多角体病毒母药及4个制剂产品。该产品不仅在国内广泛使用,而且销往秘鲁、马来西亚等国,美国登记正在申请,并在澳大利亚、欧洲、南美等地进行试验。
  但胡秀筠却苦恼,原因是企业发展的纵、横双向与效益的失衡:从纵向看,生产规模和市场推广率达到了年均15%—20%的增长,从横向看,“叫好不叫座”是长期难以摆脱的尴尬境地,占企业总体运营成本近一半的推广费用常常把她压得喘不过气来。“生物农药的推广需要政府、企业和用户的联动,要像新能源、中医药等领域那样就好了!”胡秀筠坦言。
  张忠信的忧虑则在于,我国农民已长期习惯用杀虫速度快的化学农药,而生物农药一般作用速度较慢,对环境的保护和生态后效作用等社会效益农民并没有感受。实际上生物农药不仅保护环境,而且能减少农药用量和增加自身收入。“生物农药利国利民利生态,但没有政策层面和专项资金的推广扶持,成果的转化难免步履维艰!”
  张忠信表示,按照严格的生物农药定义,生物农药占我国农药份额不足1%。较宽泛的生物农药定义包括转基因抗虫棉和农用抗生素(微生物发酵产品等),整个加起来约占市场份额5%左右。目前我国生物农药防治面积还不足农作物防治面积的10%,而主要发达国家已占到20%以上,欧洲非化学防治达到30%的比例。新形势为我国大力推广生物农药预留了极大的发展空间,当前推广应用生物农药成为我国农药发展史上具有特殊意义的战略性选择,也为我国农药产业和产品的优化结构、创新发展提供了新的机遇。生物农药当在政府的扶持下顺势而为,乘势而上,尽早走出“叫好不叫座”的困境。

地址:中国南京江宁区利源南路8号  电话:86-25-52782800  传真:86-25-52782846

江苏海企长城股份有限公司 © 版权所有